茜泉
首页 > 正文

茜泉 黎明被问演技是最差的?只说了短短几个几个字,情商真高

主人拿回了一把纸扇。纸扇是主人的一位书画家朋友赠送的,朋友在纸扇上亲手绘制了一幅青蛙戏荷图,那荷花清新淡雅,那青蛙逼真生动。主人越看越爱,整个夏天扇不离手。 纸扇也很负责,尽心为主人服务,给主人带来清凉。 第二年主人忙于工作,再也没有时间玩纸扇了,夏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外头,母亲在里头清明节将至,一首《乡愁》勾起了我对母亲的无限思念。时光易逝,似水流年淡去我多少回忆,却始终不能改变我对母亲的绵绵思念。 2003年清明节的第二天,我53岁的母亲悄然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,走得悄无声息。她没有什么值得称快亦不哉,作者:梁实秋。金圣叹作“三十三不亦快哉”快人快语,读来亦觉快意。不过快意之事未必人人尽同,因为观点不同时势有异。就观察所及,试编列若干则如下:其一、晨光熹微之际,人牵犬,(或犬牵人)徐步红砖道上,呼吸新鲜空气,纵犬奔驰,任其在电线杆上或茜泉爱情到底是什么?我没曾尝试过。单恋者的舞台,都是独舞者,我站在舞台的中央。 情人坡的吉他,淡淡忧伤,爬上我的心头。情歌在唱,情人在听,单相思者沉默。 单恋者,有时会花心,见了漂亮的,就会砰然心动,偷偷的瞅。我就是这类人,呵呵。他们渴望爱情降临,体验被

茜泉镇上有条旧街,很多年前我读高复班的时候,就租宿在这里。房东老太太的几个子女都在外面,以前来接过她几趟,老太太放心不下老房子,才一个人留在这里。 我和她每天不大碰得到面的,我一早去学校时,她还在睡,我夜里回来时,她早已睡下了。不过,每天回来,客厅桌子上小小的烛光,作者:张晓风。他的头发原来是什么颜色已经很费猜了,因为它现在是纯粹珠银白。他的身材很瘦小,比一般中国人还要矮上一截。加上白色的头发,如果从后面看上去,恐怕没有人会想到他是美国人--我多么希望他不是美国人。每次,当我怀着敬畏的目光注视他,岁月悠悠,1937年七七事变时,我还是一个刚能记事的5岁男孩。 记得那之前的一天,父亲拿来一张登着一幅漫画的报纸给我看。漫画上画的是,一条凶猛的毒蛇张着血盆大口,正吞食一片很大的海棠叶。父亲指着这幅漫画对我解释说:这条毒蛇就是从东海那边爬上来的日本侵略者

什子山是麻城东山张家畈镇地界里的一座大山。春日的一天,阳光明媚,我向着慕名已久的什子山出发。一路上心情愉悦。 什子山又叫十子山,以10座形状像人的山而得名,主峰海拔1038米。西、北两方山势壁削,东、南两方各有一条石径可供攀登。早晨野外的空气清新,天空格外七月的团风回龙山下,开出了人世间最美的花朵,它便是那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的荷花。 夏日里,但凡到过回龙山的人,无一不被那汪洋恣意的千亩浩荡荷塘所吸引,无一不拜倒在荷花的粉衣绿裙之下,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它们的千娇百媚、绰约多姿。 晨光微曦,从回龙很早就想写几篇文章,向大家详细介绍一下关于故乡的人与土地、家园和亲情。去年,承蒙几位编辑朋友的抬爱与支持,我把在黄冈工作期间发表在当地媒体上的文章收集成册,取名《故乡秋色》。 人生中,每个人最熟悉的地方莫过于生于斯、长于斯的故乡。尽管我弱冠从戎,有20茜泉

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皖ICP备1001165854号